图片系列
亚洲色图
欧美性图
自拍偷拍
激情图片
小说系列
都市激情
武侠玄幻
校园春色
强奸乱伦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jxs6644.com


第一章,牢獄之災



莫思霞悠悠醒來,腦袋暈沈沈的就感覺呼吸不暢,發覺脖子上勒著繩子,繩

子的壓迫下連呼吸都是困難,同時她感覺雙手被綁在身後,關節盡被拉到極限綁

的很疼,下意識一掙竟讓喉嚨處的繩圈收緊嚇得她急忙不動,窒息的感覺讓本就

缺氧莫思霞大腦幾乎停滯。



莫思霞想喊但繩圈勒住脖頸硬是讓她發不出聲別的俏臉發紫也沒有說出一句

話,唯一能懂得就隻有帶著腳铐的腿腳,身上的衣服還算完整,唯獨鞋襪被扒下

在腳裸處砸下一對鐐铐,莫思霞的發紫的臉色一紅,腦中沖的一暈回過神來發現

自己處于牢房?,四面都是堅硬的岩石隻有一扇鐵門還上著鎖,莫思霞掙紮著站

立起來,平時無比簡單的動作居然花了接近半刻鍾,腹中餓的如同火燒讓她明白

自己昏迷的時間絕對有兩天甚至以上,顫抖站起極力避免影響被綁著的手臂,剛

站起就眼前一黑依到牆上險些又坐到地上,腳下鐵鏈發出碰撞的聲音卻沒有被牢

房外的獄卒聽到。



莫思霞靠在牆壁上雖然沒有再次暈過去或摔倒但依然感覺頭暈目眩,靠在牆

上不止發呆了多久才有獄卒將她拖出去。



一陣冰水將莫思霞的大腦潑的清醒幾分,一呼吸又被脖頸的勒回去想咳嗽卻

也被硬是勒下去,眼前的幾個獄卒像是良心發現一樣的竟爲她解下繩子。



被綁著的的時候從身體已經幾乎沒有知覺,尤其是從雙肩開始仿佛雙臂不存

在。而繩子一解開她還沒有適應雙臂就無力垂下來,最後解開脖頸處繩圈喉嚨既

痛又癢,忍不住咳嗽幾聲,接著上半身尤其是雙臂感覺到一陣麻癢足足半個時辰

才好轉。



獄卒頭子說道「莫思霞!你欲行刺聖上本罪該萬死、誅滅九族!但聖上宅心

仁厚念你莫家曾對國有功,固留你一名。若你歸于朝廷戴罪立功……」他看到莫

思霞正瞪著他知道如果不磨一磨這個女人的傲氣是不可能有進展的,于是話鋒一

轉說道「莫思霞,你別太持才傲物了,你可知道你現在的境地?我要殺死你比捏

死一隻螞蟻還簡單,別仗著聖上對你的收容之心就有持無恐。你的仇人可不少啊

……哈哈!」



莫思霞背後一涼,她也是聰明人自然知道『仇人不少』的意思,那就是和她

有仇的人將賄賂獄卒對她施加私刑,定能讓她十日生不如死。



獄卒看她表情就知道她有些怕了,于是換一個語氣又說道「何必呢?何苦呢?

你現在也算是走投無路,但是我可以幫你啊,隻要你點點頭……」沒等他說完,

莫思霞打斷了他的話「咳,就怕你沒這氣量!」嗓子如同裂開的疼痛,一說話還

牽扯到脖子上被磨破的傷口,疼的她臉色一變,但她依然繼續說道「等我出去第

一殺的就是你!」



那獄卒頭子一歎吩咐道上刑,幾個獄卒把莫思霞按到地上又踢又打,然後拿

起殺威棍對著倒地的莫思霞一通亂打,習慣于施刑的獄卒對慘叫聲沒有一絲憐惜,

直到頭頭喊停莫思霞身上的衣服已經幾乎被打成布條,雪白的皮膚也布滿了淤青

暗紅之色。



「莫思霞,莫大女俠,這殺威棍打的如何?可讓你舒散筋骨?」獄卒的頭對

莫思霞問道。



莫思霞也被打的險些暈過去,獄卒潑了一盆水依然不太清醒,那頭子又下令

了。



拶!



「莫思霞!我看是你的骨頭硬,還是殷某的拶子硬!拉!」



「啊!啊……」十指連心,手指跟的劇痛瞬間讓莫思霞混沌的大腦清醒,劇

痛源源不斷的刺激莫思霞的神經讓她腦中一片空白,隻剩下痛!



一個木棍塞入莫思霞的嘴?,木棍塞得靠後幾乎頂到莫思霞的喉嚨,木塞的

後端被鑽孔穿過一根繩子環繞到莫思霞的腦後綁緊,頂的莫思霞想要幹嘔,也斷

絕的莫思霞的嘶吼發洩痛苦的方法,一根木棍放到莫思霞的膝蓋窩?,又兩個獄

卒用力踩下,在莫思霞前面的兩個獄卒手中的力氣再次加大,傳出微不可覺的劈

啪聲。



莫思霞又暈了過去。



再次醒來已經過去了一天一夜,莫思霞在牢房?醒來,手掌在地上一撐十指

鑽心的痛處讓她重新趴倒在地上,獄卒並沒有給她上綁,隻是在她的手腕上帶上

一個土铐。



作爲刑訊的行家,這些獄卒都明白莫思霞她已經沒有反抗的力量,雖然在她

昏迷的時候給她爲了點水但距今爲止已經前五天沒吃飯她連站起來都是一個難事。



莫思霞的肚子已經餓的沒有知覺,渾身上下也正如獄卒猜測的虛弱,在發現

莫思霞醒了後獄卒們將莫思霞拖了出來用鐵鏈穿過手腕之間的土铐後鎖住,其餘

的鐵鏈跨過房頂出的轉輪,拉動另一端的鐵鏈將莫思霞從地面上拉起來,手腕上

撕裂般的痛楚讓莫思霞踮起腳尖但隨著鐵鏈的繼續上升即便是踮起腳尖也接夠不

著地面。



這時兩塊豎起來的磚頭放到她身旁,莫思霞急忙兩腳分開踩住磚頭,腳尖繃

直剛好可以踩到,每個腳隻有兩根腳趾可以踩到磚頭上,全身的重量壓在四根纖

細腳趾上。



正道莫思霞腳趾痛苦不堪的時候她聞到菜香,在莫思霞的雙眼看到眼前有著

一桌子食物,烤好的羊肉、鯉魚,切塊的雞肉和葡萄混在一起酸甜的氣味直刺莫

思霞的鼻孔,蘋果、香蕉、橘子各種水果也一一不缺,四個獄卒坐在桌子旁痛快

的吃喝,絲毫不顧雙眼發紅的莫思霞。



每聞到一絲香味對于莫思霞都是一次折磨,餓的反胃的莫思霞本該餓暈過去,

但手腕和腳趾的劇痛讓她無比清醒,四個獄卒吃飽後又來四個繼續吃,莫思霞心

?想求饒吧、我已經……但張張嘴除了痛叫、呻吟之外始終沒有說出話。



殷姓的獄卒頭子一看知道女俠的傲性已經磨滅幾分,一批獄卒吃完又換一批,

上好的飯菜讓香氣彌漫整個牢房。



無用的掙紮中手腕的的土铐在手背上磨出道血痕,站了不知多久莫思霞腳趾

已失去知覺,更無法支撐身體的重量,全身的重量墜到手腕的上,這種撕裂的痛

處讓莫思霞沙啞的喉嚨?發出嘶鳴般的呻吟,莫思霞連忙試圖用腳趾頂住腳下的

磚塊卻不想將磚塊弄歪了。



眼淚無助的在眼眶中流出,她已經崩潰了,手腕上的土铐仿佛紮入皮肉之中,

無論莫思霞如何折騰都無法緩解,偏偏這時香甜之味直刺莫思霞鼻孔、刺入她的

心?。



終于那名殷姓的獄卒頭子聽到他等的那句話



「嗚嗚不行了,啊,疼啊,疼死我了……放過我吧」



第二章,意外營救



不知爲何,莫思霞的歸降並沒有被接受,那個殷姓的獄卒頭子不但沒有吧莫

思霞放下反而命令兩名身高體壯的的下人拿起牛皮鞭對著莫思霞招呼起來。



堅韌的皮鞭可謂爲鞭鞭入肉,一鞭下去至少會抽出一道紅痕甚至是直接抽破,

幾鞭下來莫思霞的胸前、背後、大腿出現了道道紅痕,疼的莫思霞直叫,獄卒頭

子沒有絲毫憐憫之心下令讓施刑者再用力點,兩名壯漢也沒有憐香惜玉的意思。



「啊!」小腿被抽搐一道血痕,劇疼到莫思霞一陣慘叫,沒等她叫完大腿根

處也被抽破,接著乳房被鞭子抽過,沒有見血但那種敏感的地方怎麽可能會比之

前好受?正抽著莫思霞眼前一黑暈了過去,一陣冰水過後又讓她陷入皮鞭的得極

疼地獄。



抽了足足一刻鍾莫思霞身上紅痕如同漁網一樣縱橫交錯,更是有著幾十條淺

淺的血痕留下紅血滴在地面上居然隱約的勾勒出一顆骷髅頭!



莫思霞如同屍體一樣被吊在鐵鏈上面,她的大腦已經模糊,整個人都奄奄一

息,可酷刑還沒結束獄卒們搬來一桶渾濁水灑到她的身上。



「啊!!啊……啊!!呀!」



本奄奄一息的莫思霞卻突然像被釣起來鯉魚一樣在空中無助的扭動,口中還

不斷發出野獸般的嘶吼,足足半刻鍾。



被放下來的莫思霞直接昏睡過去任憑獄卒如何踢打都沒有醒來,如果不是尚

有一絲鼻息別人還以爲她成了一具屍體,獄卒頭子還不滿意命人將她弄醒,一桶

冰水潑下去莫思霞的身體抽動了幾下硬是沒有醒來。



剛才潑上去的並非是正常的水,而是鹽水,鹽水撒到傷口上的痛苦已經超越

的這位女俠的承受極限讓她陷入了深度昏迷中無法醒來。



獄卒頭子名爲殷正,自小心狠手辣喜歡研究一下折磨女人的手段,長大後更

是在父母手?接管了著一座監獄,此後進入這個監獄的女人幾乎沒有一個能再出

去。



所以他怎麽會沒有辦法刺激莫思霞讓她醒來呢?幾根銀針刺入她的頭部,殷

正想了想又喂給她幾顆藥丸,然後將拿出幾個瓶子將?面的藥膏抹在莫思霞的私

處和乳房上,最後拿出瓷瓶放在莫女俠的鼻子下面,數息之後莫思霞的眼皮抖動

一下殷正吩咐下人將她手铐打開吧雙手扭到身後取數根銀白細繩將莫思霞手指綁

牢,然後和剛才的鐵鏈綁在一起。



這是海邊一個漁民祖傳的魚線,雖細若蠶絲卻非利器不可斷,據說曾用來捕

鯨。



背後鐵鏈拉動莫思霞再次被拉了起來,但在雙手反扭到背後的姿勢莫思霞感

覺不但手指有被扯斷的感覺,雙肩背撕裂的疼完全不下去手指。



如果站起身來向前彎腰或許可以加強甯這種酷刑,可莫思霞卻沒有任何力量

挪動自己的雙腿,現在的她連叫疼都無法做到,隻能無助的呻吟、雙臂反吊導緻

胸部被扯動,讓她難以呼吸,被鐵鏈向上看拉動的力量吊起來,手指上纏繞的魚

線勒入肉?帶動全身的重量,肩膀處的韌帶被拉傷的同時雙臂肌肉也被撕裂(不

要說道肌肉就想到膨脹誇張的肌肉女)



莫思霞想要暈過去但大腦卻異常的清醒,這詞吊的比上次還高,腳上的腳铐

兩側有兩個挂鈎遮臉莫思霞都不知道,這是兩個鐵球挂在上面。



「咿……呀……」一個鐵球約十斤重,二十斤的重量墜到她的腳上,腿上的

肌肉都扭在一起,抽搐,但不是結束,又兩個鐵球挂到腳铐中間的鎖鏈上,然後

同樣的魚線將最後兩個鐵球綁在她的腳趾上。



「啊,痛,痛……」六十斤已經把她的體重增加了一半,讓她怎麽可能不疼?

手指已經被勒出血來、魚線鑲入血口、雙臂仿佛不是自己的一樣,疼得幾乎麻木。



「給她蕩秋千!」



兩個獄卒抓住她的腳踝向後走,將莫思霞的雙腳拉倒他們頭部的高度的時候

一放手。



「啊。啊啊啊啊」



「接著蕩!」



「疼。啊啊啊啊」



呻吟一次比一次沙啞,奈何隻能讓殷正更加興奮,蕩起來比吊著更難受,渾

身都想被拉成兩段,在這時候殷正毒計再生吩咐道「停!把她拉上去!」



聽到頭兒發話獄卒們拉動鐵鏈讓莫思霞上升,拉到房頂的時候殷正一聲「放」

獄卒將手中的鐵練放開,莫思霞帶著六十斤的鐵球在四米高的地方自由落體的掉

下來。



當然這不是最殘酷的,最殘酷的是這個自由落體嘎然停止了,那麽突然,渾

身的動力都集中往下,帶來的痛苦那就不是人能承受的了的。



莫思霞已經叫不出聲來,嘴唇被她自己咬的破了,鮮血順著嘴角往下流,手

腕,腳腕,腳趾都被撕裂,是肉被生生撕裂的感覺,血順著她腳滴搭滴答的滴著。

脫臼的肩膀處傳來悶悶的感覺告訴她絕承受不住下一次的重擊。



「再拉上去!」嘩嘩的鐵鏈將莫思霞拉倒三米高的地方那殷正不知道打什麽

算盤在莫思霞腳下搬來一個鐵盆,在她周圍搬來幾個高桌子。



三個獄卒爬上桌子並搬上兩個水桶、還有兩個長柄刷子,水桶?的是紅呼呼

液體,獄卒們將刷子沾著液體刷到莫思霞的傷口上,「嗚嗚、啊啊啊」火辣辣的

疼痛在傷口順著她的神經直沖她腦子?,最後一根救命的稻草也被拿走了,那是

辣椒油!



腳下的鐵盆被點燃被點上火焰,火焰的高溫燙在她的身上,燙在她的傷口上,

將她的意識摧毀,獄卒不忘將成包的鹽撒到辣椒油中,然後刷到莫思霞的身上。



下身的感覺尤爲劇烈,下身竟有幾滴蜜汁滴到火焰中,乳房觸電般的感覺更

是讓她欲罷不能,在極緻的痛苦中……她居然高潮了。



「殷正!」一聲怒喝打斷了酷刑,殷正正看著女俠沈淪得意的時候被一聲叫

破心中不由的惱怒,會有一看頓時心中一嚇。



來人是一女子,穿一身青色勁裝,「殷正!誰給你全力亂動私刑?!」



「啊!李將軍,你怎麽……」殷正心中一凜連忙給手下打眼色、表面上恭維

道但還未說完就被打斷「把她放下來,我要帶走。」李青兒吩咐道「帶走?可有

批文?這可……」殷正裝作正直的樣子可實際他的一些小動作是預定的暗號。



李青兒一閃身躲過背後襲來的暗器然後一記手刀將身上撲來的獄卒打翻。



「你敢偷襲我?!」李青兒怒問一聲不待殷正大話就要沖去欲將他撕成碎片。



獄卒畢竟不是戰士,剛才一記手刀劈斷脖子已經嚇怕他們自然不但沖上去送

死,殷正此時急中生智對著李青兒喊道「李將軍!我若將鐵鏈放下,莫思霞就會

燒死!」



急沖而來的李青兒腳下一頓,杏目圓睜的瞪著他,瞧見有效他想了想,頓時

老毛病又犯色心大起想著將這位女將軍綁上供自己玩耍,于是又喊道「李將軍,

若想讓她活命就站在原地不要動!你們還愣著幹什麽?!還不上綁?」



白色繩子折成雙股套住李青兒的脖子從肩膀拉下在她大臂繞三圈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永久jxs6644.com